当前位置:主页 > 时尚新闻 >

断代史要有“通”的精神_人文频道_东方资讯

发布日期:2020-05-24 01:2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学术界习惯上把历史著作区分为通史和断代史。两者之间存在着怎样的关系,孰优孰劣,这在史学史上是一个见仁见智的话题。当下谈论这个问题,恐怕仍然存在众口难调的现象。若把囊括从史前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的著作称为通史,则不会有反对意见。这是因为司马迁撰写的《史记》从时间上贯通了黄帝到汉武帝时期,成为通史的典范,时间贯通的史著为通史成为共识。可是,人们还相应地普遍认为班固《汉书》为断代史,故而若称关于某个朝代例如清代历史的著作为通史,恐怕未必人人都能认可。其实,断代为史也是时代之需、形势使然,并不意味着与通史绝缘。相反,断代史也可以当成通史来写,从而称某断代史例如清史为通史,只不过这种断代史须具有“通”的精神,或者说要赋予断代史著作以贯通、旁通、联通与圆通的精神,才能变断代史为通史。

断代史要有“贯通”精神。“贯通”着眼于史事的时序,为上下之通、古今之通,学界或称“纵通”。若把断代史当作通史来看待,就必须赋予这种贯通精神。所谓断代史之贯通的精神,最具象的是指不以年代为标志作机械的断代。例如,清朝断代史要体现贯通精神,时间上就不能仅仅上至1636年皇太极建立清朝下到1912年清帝溥仪退位,而是往上至少要追溯到建州女真的发展史,往下要延续到1917年张勋等人策划的清帝复辟。特别要注意的是,清朝在中国多民族国家发展史中承上启下,因此从各民族文化融合、传承的视角来认识清朝在中国历史上的地位,是必须赋予的视角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更不能限于国号的起讫年代。刘知?《史通?断限》认为史书内容要通过断限而加以约束,即“正其疆里,开其首端”;但又说不可一概而论,“因有沿革,遂相交互,事势当然,非为滥轶也”。刘知?此言就是在讲不机械断限的道理。20世纪80年代初,白寿彝主编的《史学概论》涉及这一问题,在讨论史书凡例时明确表示“史书断限,重在求其大体,即必须有一个总的看法,在一部书里却是不必处处要求截然划一的”,这一观点与上述刘知?所讲述的意思一致。